02 February 2017

目录:

活着活着就老了,哈,时间是一个静静地流过的小溪,没有太大的动静,就慢慢地过去了,然后,然后我们就老了。 这些年对世界的观察者,看着她一点点地变迁,参与在里面,有没有完全参与到热闹里的热情,这一点冷静是有一点尴尬的,规则就在那里,也理解,进去不甘不进去也不甘,纠结着糅杂着,时间就这样流淌过去了。

有些人挺有意思,喜欢表演,穿插着规则,舞弄形如小丑,不知道,夜深人静的时候,面对镜子自己的嘴脸是怎样的感受。有些人可怜又可悲,被奴役驱使着,浑然不知。有些人是巅峰的独狼,早就在孤风中看清了这一切,要么继续凝视看着他们,要么扭头悄悄地接近他的目标。

这世界这个时代还没有带来大范围的痛苦,这不科学,不相信这一代可以逃过着历史的宿命,为什么你们丫的有这个命,能逃过那疯狂的红宝书,能逃过流血的残酷战争的影子。与之对比是,这么两拨的美好,一个互联网一个iphone,欲望带着我们继续前进,可是有几个知道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的区别,未来技术带来的绝B是痛苦,只不过,大部分的我们还浑然不知,已经挂挡到痛苦赛道的时间机器。

三百年前就有了我们还在拼命学习的微积分,几乎所有的所有的数学都是17、18世纪就已经奠定,我们这个维度的世界早就被定义出来了,确实应该进化了,而更高纬度的世界,正向我们招手,只可惜,迈进的过程中,一定会有玩火的我们烫到自己的时候,比这个更可悲的是,我们这一代人,肯定是赶不上了,所以,想想在物欲的世界里狂欢也不妨是最好的放纵。

中年后就变得面目可憎,不是刻意而为,而是时光雕刻的结果,毕竟大部分人生活在这么的一个龌龊当中,渐渐地他们也放弃了抵抗,甚至还有对龌龊强暴的快感,即使有些他们认为的美好,也只是虚幻的意淫,然后,这么一个耷拉的下巴,凶狠的眼神,无趣的舌头,就诞生出来,本来的那清澈的眼睛不见了,不见了。

经济的规律,决定了微观的一个个企业,商业有它的规律,但是供给和需求,真的不是这么轻易就匹配上,这过程中,其实有很多机会,但是这些机会的获得,是要付出代价的,这个代价往往是一个普通心智的人承受不起的,大部的其实都是在熬,挺死别人,就成就了自己。特别是在这样的体制下,那么多你不懂的潜在规则,居然被他们理解为商业之道,结果就是结出的是畸形的瓜,奇大无比的瓜。

有时候觉着这个世界充满了荒诞和愚蠢,不过自己何尝不也是,人人何尝不是。自己作的茧,捆着自己,倒也没什么可抱怨的,但是,确实不能堕落和消沉,要明白自己存在的价值,也许明天就会死去,也许未来就会消亡,那么得做点什么,太多的美好的东西,没有时间去触摸,何况那些自己不知道的美好,她还在静静地躺在那里,等待去发现。没钱没时间,不要说这种无能的话,任何事情都要有代价,但是,不要忘记自己想要的东西就成了。

那天你躺着那里,你明白你就要离开这里,你有惆怅么,回忆是你唯一的东西,你想去了解这世界,可惜你已经离不开着病床,可悲么。可是,这个世界究竟是我们意向出来的一个虚幻,还是那山那水,那让人窒息的景观,还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你感觉陌生又亲切的人生,还是一览几百甚至几千年的星空凝望,这样的浩瀚中,真的不能把这年华浪费在每天的琐碎里,总要走走看看学学,然后终老一生,安心地离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