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 August 2019

目录:

刚刚看了《美国工厂》,感触颇深。

记录片网上有片源,这里不传播盗版,可以看看这篇,了解大概。

中美文化差异啥的这种大的空洞的话题,我不想谈了。我只想从个体的角度说一说。

印象比较深的是,在美国汽车工会的召集的一个很多被解雇的、或者支持成立工会的会议上,组织者的一番话让人感动,他谈到,美国人经过那么多年的努力,终于做到了让资本家学会赚钱的同时,尊重劳动者,做到平衡。这是一个很政治正确的说法,可是现实却是,福耀没有来之前,这两千多人是没有工作的,工作给他们薪水,也给他了他们尊严。他们确实应该“感激”福耀,但是,他们自小就接受的教育里,对任何的强制、管制和威胁,都是不太care的,他们有的人选择了屈服,但是也有相当大一部分人选择了站出来支持成立工会,当然,他们这些人被福耀逐一的开除了。我相信,最后60%支持不建立工会的人群里,相当一部分是因为迫于生存的压力,迫于中方施加的你懂得的压力,才被迫支持。当然,也肯定有一部分人,是发自内心坚定支持的。

想想看,如果换做你,每个月2200美元的薪水,还是为了改善整体工作的氛围和福利,站出来发声,你会选择哪一个,我想绝大部分中国人会选择沉默的。而事实也是,大部分美国人也选择了沉默。是的,他们也是人,是一个需要权衡的理性思考的人,对利益敏感的人。

片中的那个后来的中方总经理,很了解美国人,也很懂得利用美国的资源(为美国反工会的那个咨询组织付了100万美金)来帮助“引导”工人们,多少,纪录片里有些“阴谋”和“手段”的感觉,可是,你再把你换成他,你会怎样?你是曹德旺派来的,被信任的高管,你要对你的老板负责,你要搞定这事,搞定是要超越道德和同情的,况且,你作为中国人,也不认为这些美国佬是值得被同情的,你爬上高管的rule告诉你,干活拿钱,天经地义。

福耀从亏4000万美金到2018年,开始盈利了,这个转变,你是觉得是不是该祝贺他呢?可是他是谁,是曹德旺,还是那个中方高管,还是那些中层的美国、中国管理者,还是2000多个普通工人,那被解雇和离职的几千个人呢?

资本没有人情味,它就是要追逐利润,赤裸裸的挺好,但是,还是要粉饰自己的这种赤裸的贪婪,比如曹对中国员工说,你是要为中国争气,比如中方高管的,one familily。要团结,要洗脑成一样,让员工彻底的放弃思考和不满,变成高效的机器,让那些不适应者淘汰掉,资本本身就应该是这个逻辑。

残酷哈?是的。否则,他不会扭亏为盈。不会在美国,在俄亥俄州立住脚。其实,曹德旺、中方的高管,也是人,也有善良的一面,有人性的一面。但是,他们不得不,自以为的,悲情地,收敛起自己的道德和人性,用军队化的、统一的、威胁的、铁腕的手势,去把这部“机器”调优到最佳,让这个商业机器,变成一个印钞机。至于,生产线上的人,是不是物化,是不是卓别林一样的存在,嗯,“这个问题不是那么重要”,又或,扭亏为盈的一刻的狂喜冲走了那一丝丝的内疚和同情。

有意思的,有一段是镜头转向福建的工厂,美国人以友邦惊诧论的错愕,看着在他们眼里觉着怪诞的一幕幕,早会集体喊号报到,每天12小时的工作,每年春节回家一次,不需要保护的玻璃回收…..,是的,我们都习以为常了,也都心知肚明的明白,这些才是效率和金钱的来源,甚至,打心底的维护这个存在即合理的事实,“不就应该这样努力工作,才能赚取体面的生计么”,别谈什么人权,那些人不来这里打工,连生存的尊严都没有。

我常常在论坛上,看到这类的说法,对强权的深刻理解和支持,又或,对普通劳动者或者受害者的深刻同情和支持,两者都有,还撕咬的很厉害。他们这些人如果没有工作,如何如何。。。他们不是活的好好地么?乱了连起码的生存都是问题。又或,每个个体都应该有自己的人权,都应该得到起码的尊重。

可是,我想,只有自己变成了论坛里面大家说起来的那个代词“他”或者“她们”的时候,真的陷入了他的遭遇和状况里,还跟他有一样的家庭、教育,或者认知的局限性的时候,这种讨论才有意义。真的变成了那个人,可能对他来说,生存就是第一位的,他不理解什么是自己该有的权利,有饭吃就好,能旅游就是天堂。又或者,像那个被解雇的美国人,从小就认为自由之身是高于一切,不允许被别人控制、胁迫,宁可不要这份薪水。又或者,他就是一个自私的人,能月月领到薪水,自己好就可以,根本不在乎别人。这种人虽然你不齿,但是他没有侵害任何人的利益,就是谨慎和本分的活着而已,不会被你忽悠着去支持成立工会,畏缩着躲到人群的、角落里。每个人,对,是每个人,都会有自己的选择和立场,有自己的境遇,你愿意去替他承受他的承受么?如果不能,你的任何议论都是廉价的,无意义的。

是的,人都是一个个个体,是“自私”的。曹德旺是自私的,中国高管是自私的,车间主任是自私的,工人们是自私的,这些人的无数的利益焦灼在一起,形成了某种平衡。就像大自然的和谐一样,是各种残酷自然选择后,形成的某种和谐。正如亚当斯密对经济的看法,自私反倒成为了道德和规范的基础,谁说,自私就不能孕育出公正。

私心构建公正,这听上去很可笑,可是,确实就是构建了西方的价值体系,当然也没有那么简单粗暴,欧美现有的价值体系里,还有继承自亚里士多德就开始的古希腊民主思想,还有基督教义中的很多自我克制和约束,以及新教唤醒的启蒙运动等等,这里就不一一赘述了,直到亚当斯密、洛克、霍布斯、孟德斯鸠等等先哲,才构建出西方现有的价值体系,才有了契约精神下,自私反倒促进公正和牵制。

当然,如果私心和私权,出现野蛮的增长,增长到开始超越这个约束条件的时候,公权就应该适度的干预了,这个也就是政府、工会他们存在的理由,就如同,不能让尾大不掉的行业寡头,去侵害个体劳动者利益的事情发生。这要求利益的各方,企业主、个体劳动者、政府/工会,都要相互理解、妥协、提防、同情,各种交织在一起的情感和理想之后,各方妥协出一个充满智慧的解决方案,尽量做到双赢的局面。当然,公权应该做到适可而止,手不能太长。而且,对公权更应该警惕,因为它更强大,他的能量是远远超过企业的,他一旦强大,不受约束,对其他各方都是灾难。当然,不仅是限制公权,而是,凡是侵害到公众利益,个体的利益的权力和控制的滥用,都要警惕,不仅公权,私权亦然。

世界太大了,人群太大了,回到我自己,做为一个个体。我觉得,我能做的,也只能是保持着自己的一份慈悲心,对任何人不要苛求太多,不要太强的控制欲,不要让自己的欲望和虚荣控制了自己,不要因为压力、责任,甚至正义感,而“不得不”去剥夺别人权利和自由。即使,缺少了这份手腕和强力,让自己做不成很多事,甚至,连体会为多数人谋福祉的机会都没有,也坚守自己的这个理念。

即便是对待那些不上进,不努力,不开窍,甚至,刻意偷懒,“偷奸耍滑”的人,我觉得,我能做的,也只是,劝诫他们,然后离开他们,我觉得,我没有惩罚的权利,每个人,都会为自己的选择,承受相应的后果。或者,我会按照“契约精神”,按照既定的规则,去他适度的惩罚。而当我认为这个规则不合理的时候,我可能都不会去履行这个规则。

对于那些在我的视角里,“迷途”的人们,坚持自己的观点,活在自己的逻辑里的人呢,我觉得,一份谦逊就足够了,越来越觉得,争论价值观的东西,没有任何意义。你活在你的世界里,你没有必要去干扰别人的世界,或者强行把别人拉入你的世界。尊重别人就好,尊重他的价值观,克制的表达就好,注意边界,少一些刺激,控制好情绪。况且,他会变,我也会变,未来是一个未知,一切都是流变的,何必执念那么强呢。

那如果遇到了严重违背我价值观的邪佞小人呢?是该迎头痛击呢,还是应该避而远之呢,又或佛教那样尝试悲悯之心去感化他呢。其实,我也不知道。我也不知道。

说到底,人就是沧海一粟,在历史长河里划过,对绝大部分人来说,这颗流星划过的痕迹,只有你身边的这些人才留意到,所以,很多事儿,执念不用太强,保持一颗悲悯之心和渺小之心,虚怀若谷地去探究自己对这个世界好奇可能时间都远远不够,用心的去热爱和拥抱你认识的那些善良普通的朋友们都远远不够,努力弄出点动静留下自己生命的痕迹的时间都远远不够。

看完这个记录片的想写点什么,可能缺少逻辑,但是,还是想写下一些文字,聊以慰藉自己的内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