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 September 2013

目录:

看完“寒门难再出贵子,读书也改变不了命运?“,颇想写点什么。

我算是那些穷孩子中的一员,克服自卑的心理,走的很确实太辛苦。后来发现,人人皆有,毕竟那个年代都是贫穷和稀少霸占着世界。而现在,这种自卑心理只变成部分孩子的心理状态了。文章看上去赤裸裸,貌似有所加工,无妨了,它道出了那些浮象下面的很多话,虽然谈不上醍醐灌顶,却也很多让人可以深深思考,让人还是感叹和唏嘘。这个岁数,已经不太相信什么狗屁励志了,这种赤裸反倒让人容易共鸣起来。

命,人一叩,认吧。充满了宿命论。人活着就是活在网里,活在一个小世界里。这个世界的宇宙中心,就是身边的最爱的亲人,引力最大,影响最大。当然,这种影响有好的,也有坏的,这个是客观的,你没的选的,这个是必须认命的。文章里说的,父母帮你帮你编织的网,网住你人生,兜着你飞的更高。嗯,确实,深有体会。相信,没有听爸妈的话,贸然地闯进社会的那些同学都深表认同。而听了父母的安排,享受着安逸的同学们更是开心自己当初的明智。挣扎后,生活富足的,功成名就的毕竟是小概率时间,不得不深深认可。特别是自己干后,更明白,关系和机会便是一切,别人给你机会,让你活下去,你才能活下去,赤裸的真理,绕不过去。所以,不用质疑,不用清高,顺从地被他们认为”对“的东西捋直,强暴,顺从,然后适应到享受,是一个必需的过程。这点上,冯唐是个聪明人,牛逼的人,所以很顺理成章地混入体制,混到局级,真真地是一个极品,佩服死了。

愚笨的我+勤奋的我,认知总是慢一些,也决心这样去做了,也认真去这样做了,却做的那么蹩脚。心里总是放不下,让人挂牵的那个小小的自我,那个不愿意被蜡封的孩子的心。做个铁盒子,牢固地那种,把它放进去,上一个锁,真的不敢丢失了他。还是想被顺从的同时,保持一丝地反抗,哪怕是个姿态也可以,死了就没了,gone。我知道,他永远都不会gone,那是一种至死都夺不走的东西。

物欲我喜欢,喜欢高档的餐厅,拉菲,和刺眼的金碧辉煌。喜欢银沙碧海,满眼的翘臀丰乳。和大家一起,谈论那些高尚的话题,畅谈时弊。我打心眼里喜欢这种生活,这种生活是幸福的,不会觉得腻,是必须的。现在、和未来也为能享受到这些,不断地努力。可是,同时呢,我也喜欢,突然从喧嚣中脱身,在安静的那个下午,独自捧着书墨,让各种思绪在字间流浪,跟自己灵魂对话,和书里活着的那个作者对话,深深吸气,或者心灵抽搐的感觉。和高潮的性爱相比,这同样让人刺激不已,真的。

看了这篇文章,我无力去反抗地批判,不住地点头,表示顺从,但是,也更坚定了保护那个盒子里的孩子的决心,活着就是这样,生活就是这样,你得明白,你为什么活着。